国内国际>>精选新闻

【网络媒体走转改】日喀则市谢通门县塔定乡普村易地搬迁见闻

2017-02-02 22:22:58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隆冬时节,普曲河流量骤减,流速变缓,它从远方的大山一路向下,流过谢通门县塔定乡普村牧民尼玛次仁的定居点。此时,他正在利用冬闲维修着自家通往县城的那条近10公里的小路。

午后风起,山坡上枯萎的堪巴草摇摆不定,草场显得越发荒凉,这里就是人们常说的“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的地方。

在乡长蒲伟和村委会主任次旺的引领下,我们沿着普曲河逆流而上,去探访草原深处的人家。

尼玛次仁的房屋显得很破旧。据说,他当年看上了在普村山头放牧的央金,当兵回来就和央金好上了,不久结了婚,他搬到了普村。夫妻二人盖了一间小屋,生了3个孩子。2006年,实施安居工程后,家里又添了一间房。现在,一家5口住在两间不足60平方米的屋子里。

普村共有164户,其中16户是牧业户,住在山上。尼玛次仁家是其中一户。虽然他家大畜不多小畜也不足40只,但这些年来,党的政策越来越好,吃穿温饱、孩子上学都已不成问题。尼玛次仁觉得日子安稳又踏实。“过年前我想把路平整好,今后去县上就更方便了。”

“听说县城旁边已经盖好了安置房,你不想搬过去吗?”

说到搬迁,尼玛次仁正准备回答,一旁的妻子央金靠了过来,往炉子里送了一铲牛粪,又干咳了几声。尼玛次仁仿佛接到了指令,语速瞬间变缓,人也变得警觉、敏感和紧张起来。

一旁的村委会主任次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抢过话头直接问尼玛次仁:“你到底怎么想的?”

尼玛次仁顿了顿,又抬头望了一眼央金,缓缓地说:“如果单纯说房子,还是愿意搬,但牲畜怎么办?我家虽然大畜小畜都不多,可还是舍不得。”

尼玛次仁在四川南充当过6年兵,所以汉语流利,而且还有一些做饭炒菜的手艺。但即便如此,他仍然不愿意搬。原因很简单,怕没有稳定的收入,怕失去安稳的生活。

听了尼玛次仁的回答,村委会主任次旺有些失望,乡长蒲伟也在一旁皱起了眉头。

事实上,对于搬迁群众的未来生活,县里已经做了考虑和安排,相关的信息和政策也不止一次向群众做了解释和沟通。这段时间,乡上和村里的干部们为了做群众的思想工作跑了不少路、磨了不少嘴皮子。但个别困难群众的思想还是转不过弯,心里还是过不了坎。每每此时,乡上的领导和村里的干部们总是感到无奈,甚至有些着急。

他们是多么希望贫困群众眼光能放远一点,眼界能更宽一点,胆子能够大一点。

他们是多么想告诉贫困的群众:生活不止眼前的草场,走出去的天地会更加宽广。

尼玛次仁又何尝不想离开草场呢?在冬日的阳光下,他一遍遍地平整维修着自家通往县城的那条小路,正是渴望带着家人常去县城看看,但真要让他彻底离开草场,他又有太多的忐忑,太多的不安。

接下来,在尼玛次仁家的炉火旁,大家就易地搬迁这个话题越聊越兴奋,越谈越投入。

作为基层的干部,蒲伟和次旺也有自己的看法:当前,精准脱贫是一场攻坚战,既然是攻坚战,就得定下时间表、任务书。然而,让群众远离贫困、摆脱贫困,直至告别贫困,原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不可能一劳永逸、一蹴而就。

所以,我们在不断地增强精准脱贫的使命感、责任感、紧迫感的同时,也应该考虑给易地搬迁的困难群众一段生活上的适应期,一段政策上的过渡期,一段心理上的缓冲期,让他们今天的生产生活和明天的发展进步能够自如地对接,平稳的过渡,并由此产生安全感、获得感、幸福感。

毕竟各级领导和党员干部的使命感、责任感、紧迫感,应该同群众的安全感、获得感、幸福感紧紧相连。

蒲伟说:“下一步,乡上会在易地搬迁工作中兼顾群众的长远利益和现实需要,确保如期实现精准脱贫,确保全乡群众全面小康,过上幸福生活。”

“不过现在有些群众对易地搬迁这件事认识没跟上。”蒲伟话锋一转:“乡亲们有顾虑、没底气,思想工作不好做,国家又有政策,不能搞强迫,但是我们会坚持下去。希望上面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政策良药,只要政策到位,我们有信心说服群众转变观念走出草场!”

告别时,尼玛次仁要求搭我们的顺风车回到路上继续修路。

这条路的一端是他们不愿放弃的现实生计,一端连着充满阳光的未来。只要这条路还在,尼玛次仁一家总有一天会走出去,日子会好起来。

因为,生活不止眼前的草场……

责任编辑:田士威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互联网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