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国际>>国内

六位诺奖得主畅谈中国经济

2017-03-20 07:45:08 来源:新华社

3月18日,美国纽约大学教授迈克尔·斯宾塞(右)在2017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首日经济峰会活动上与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对话。新华社发

全国两会结束没几天,北京又迎来了一个“高大上”的会——第十八届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包括70多位全球500强企业“掌门人”、30多位国际机构负责人和全球知名学者在内的600多位中外嘉宾围绕“中国与世界:经济转型和结构改革”这一主题畅所欲言、献计献策,可谓精彩纷呈。

尤为值得关注的是,本届论坛还邀请了六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从抵制全球经济离心力的中国作用,到机器人等人工智能是否会带来失业问题,他们的应答仿佛给我们上了一堂经济学的高端公开课。

问题1

如何看待中国今年6.5%的经济增速目标?中国经济“列车”如何保持稳增长?

2001年诺奖得主、美国纽约大学教授迈克尔·斯宾塞:

“中国目前是世界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引擎。如果我们以国家面积来看,中国是美国或者欧洲面积的3/4,中国6.5%的经济增长率如果放到那些收入较高的国家应该相当于4%以上,但实际上那些国家并没有这么高增长率。所以中国以其自身经济规模已经成为亚洲及其域外国家的重要市场。”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正常的。中国经济已经取得了很多成绩,现在仍保持着比较高的发展速度,处在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国家过渡的阶段。”

“中国虽在金融改革方面已经取得一些进展,但仍需进一步加快。要确保资本得到合理的配置,确保资本配置产生合适的收益。如果大家希望有一个富有活力和创造力的经济体,就必须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

问题2

阻止全球化能缩小收入差距吗?

2007年诺奖获得者、哈佛大学教授埃里克·马斯金:

“现在全球化的重要特点是生产过程的全球化,比如一个计算机在美国设计、在欧洲编程、在中国组装,其生产过程本身就是全球化的。”

“如果把工人的技能从高到低分为A、B、C、D四个等级,富裕国家有大量A、B型工人,新兴国家有大量C、D型工人。全球化之前,只能A和B两种工人组合,C和D两种工人组合。而全球化后劳动力分工有了调整。富裕国家的B级工人和新兴国家的C级工人进行组合。这导致D类工人落单,没有机会与相对较高技能的工人合作,难以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劳动生产率,工资也会出现下滑,造成收入不平等的加剧。靠阻止全球化来缩小收入差距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更好的政策主张是要增加最低技能工人的培训,使其融入全球化进程中。”

问题3

中国应该如何应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所宣称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

2001年诺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新的保护主义政策不会奏效。即便制造业生产可以回归美国,也会耗费大量资金,而并不会带来大量就业岗位。保护主义只会降低人们的生活水平,尤其是那些本来生活水准就不高的,因为买东西要花更多的钱,可能还会有更高失业率以及更低投资,最终只会造成社会不公的加剧。”

“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其实有一些基本原则可以遵循,比如在国际规则和法规框架内采取行动,寻求和美国的更多合作,在支持现有国际组织和安排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等。”

问题4

包括机器人在内的智能制造是“中国制造2025”的主攻方向。面对我国当前超过800家的机器人企业数量,机器人等人工智能是否会带来大规模失业潮?

2010年诺奖得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

“机器人时代所带来的失业和电脑时代是不一样的,因为机器人取代的可能是脑力方面的工作,比如机器人会思考、回应人的要求,机器人之间甚至会相互沟通。”

“机器人会减少我们的工作量,给就业带来一定负面影响,但也给我们带来了更多休闲时间,同时也将在包括医疗保健、教育、房地产管理、家庭服务、个人服务等方面创造很多新的就业岗位。从分析经合组织国家相关数据可以看出,工作时间最短的国家是德国,不是失业率较高的希腊。大部分技术创新国家的劳动者工作时间其实都更短。”

问题5

如何看待中国政府大力完善基本公共服务的努力?

1998年诺奖得主、84岁高龄的哈佛大学教授阿马蒂亚·森:

“亚当·斯密认为,好的经济发展要使市场经济能正常运转,使国家能有充足的收入提供相关福利和公共服务,尤其是免费的全民教育、减贫脱贫、公共医疗服务等,使弱势群体能得到相应的福利和公共服务从而促进经济发展。”

“在全球化过程中,我们要关注经济政策,关注这些政策所造成的社会影响,是否会提升公共服务、带来更好的教育和医疗。削减公共服务支出尤其是医疗支出将会威胁经济发展的机会和潜力。”

问题6

中国政府在鼓励创新方面可以发挥哪些作用?

2006年诺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埃德蒙·费尔普斯:

“人类历史上大部分创新都是个体的成就。”

“中国的优势就是大量人口。人的天生能力是一样的,在创新方面也是一样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资源。”

“好的经济政策当然应该是鼓励创新,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应该对所有有创新想法的人都提供资金补贴。创新是需要有人来承担风险的,在商业上可能会失败。如果失败了,政府需要提供一些缓冲或保障。”

据新华社3月19日电

责任编辑:郑晓娟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