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国际>>国内

强军先锋 深海铁拳——记海军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372潜艇官兵英雄群体

2017-07-27 15:35:59 来源:北青网

北青网7月25日报道海军372潜艇是一艘有着“大洋黑洞”之称的新型常规潜艇。在前不久海军组织的一次实战化紧急拉动和战备远航训练中,该艇突遇重大险情,指挥员沉着冷静果断指挥,全艇官兵舍生忘死奋力排险,成功化险为夷,并克服重重困难,圆满完成后续任务,创造了我国乃至世界潜艇史上的奇迹,受到习主席和军委领导的高度称赞。8月23日,习主席签发通令,给海上临时党委书记、任务指挥员、该支队原支队长王红理记一等功。海军给372潜艇记一等功。

用生命书写忠诚,用行动践行使命。372潜艇官兵英雄群体不愧为牢记强军目标、坚定强军信念、献身强军实践的时代先锋,不愧为特别讲忠诚、特别敢担当、特别有血性、特别能打仗的深海铁拳。

艇动三分险,生死一瞬间。驾驭潜艇是世界公认的高风险职业,困难无处不在,危险如影随形——

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他们临危不惧处变不惊

深夜,浩瀚大洋,海面波涛翻滚,水下暗流涌动。

执行远航任务的372潜艇,正潜航在大洋深处。

深海潜航,凶险莫测。极其复杂多变的海洋水文环境,处处暗藏陷阱,给潜艇水下航行造成了严重影响。

水下潜航不分昼夜。372潜艇室内,海上指挥员、原支队长王红理正在检查值更情况。值更官兵有的操纵着设备,有的注视着仪表,有的穿梭于舱室间巡查管线……他们动作准确娴熟,口令清晰流畅,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此刻,没有人会想到,危险正一步步逼近。

零点时分,潜艇深度计指针突然向下大幅度跳动。

“不好,掉深了!”舵信班副班长成云朝一声惊呼,打破了指挥舱内特有的宁静。由于海水密度突然减小,潜艇浮力骤然下降,艇体急速往下沉。

“前进二。”“向中组供气。”当更指挥员、支队副参谋长迅即下达增速、补充均衡、吹除中组压载水舱等一系列指令。

“深度继续增大!”多种应急处置措施实施后,潜艇仍在加速掉深。

向下的洋流犹如一双无形的巨手,与惯性合力拽着潜艇逼近极限深度。大家的心开始往嗓子眼提,气氛紧张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掉深”,通常指潜艇遇到海水密度突然减小,潜艇巡航深度突然变大,艇体急剧下沉的一种现象,形象地说就是遭遇了“水下断崖”。“就像一辆疾驶的汽车,突然掉入悬崖,那种感觉无助而绝望。”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原372潜艇艇长易辉心有余悸。

潜艇“掉深”是世界海军的噩梦,中外海军都遇到过。1963年,美国“长尾鲨”号核潜艇在深潜试验时,因“掉深”无法及时挽回而失事沉没,艇上129名人员全部遇难,成为世界潜艇史上的悲剧。

祸不单行。就在官兵忙着处置“掉深”险情时,更大的危险接踵而至:由于压力陡然增大,主机舱一根管道突然破裂,大量海水瞬间喷入舱室。

“主机舱管路破损进水!”广播器里传来电工区队长陈祖军急促的报告。主机舱是潜艇的心脏部位,舱内遍布各种电气设备,一旦被淹受损,就会造成动力瘫痪,甚至可能因短路引发火灾……更可怕的是,如果进水得不到有效控制,潜艇将加速下坠,等待他们的将是艇毁人亡。此刻,数十名官兵命悬一线。

“损管警报!”“向所有水柜供气!”生死关头,指挥员王红理当机立断,果断下令。

损管警报拉响,全艇上下闻令而动,面对生死考验,官兵们个个冲锋在前,没有一人退缩。

险情发生时,陈祖军、朱召伟和毛雪刚3人正在主机舱里值班。管路爆裂进水的一刹那,电工区队长陈祖军瞬间作出反应,迅速关停工作设备,按损管部署下达封舱口令。

“当时舱里一片水雾,噪音很大,什么也看不见,也听不清指令,我立即停止主电机,断开电枢开关,关闭通风机、空调,并命令舱底的值更人员停止滑油泵、断电。”陈祖军说,“我心里非常清楚,封舱就意味着断绝了退路,一旦堵漏失败,我们3人将受灭顶之灾。”

管路断裂后,海水以几十个大气压力喷射而出,水柱被折射成颗粒状,像砂粒一样打在身上钻心地痛。位于舱底的轮机兵朱召伟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关闭破损管路的阀门,高压海水将他一次又一次冲了回来,被螺杆划破的后背血流不止,但他丝毫不顾,拼尽全力摸到战位,用液操将阀门关闭,阻止了海水继续涌入。

在水雾弥漫、视线模糊的舱室里,原电工班长毛雪刚全然不顾个人安危,从前跑到后,从上跑到下,一路摸索着关闭大小阀门40多个,并成功向舱室供气建立反压力,延缓了进水速度,但人却被高压气体挤压得呼吸困难,血脉偾张,耳膜刺痛,脑袋嗡嗡作响……

当警报骤然响起时,正在休更的舰务区队长练仕才本能地从床上跳下来,光着脚冲向战位,向指挥员请示使用高压气,一边打开供气阀门。如果高压气供不上来,潜艇继续往下掉,将跌入3000多米深的黑暗海底。

当警报骤然响起时,雷弹班长曾刚一把抓住通风插板手柄,双手转得像飞速旋转的陀螺一样,仅20秒就完成了平时需要一分多钟才能完成的动作,将其完全关闭,防止损害扩散。事后,他的双臂又酸又肿,吃饭连筷子都拿不起来。

……

不到10秒钟,应急供气阀门打开,所有水柜开始供气;1分钟内,上百个阀门关闭,数十种电气设备关停;2分钟后,全艇各舱室封舱完毕。

而这时,掉深速度虽有减缓,但仍在持续。时间一秒一秒过去,每一秒都显得那么漫长、那么煎熬……大家屏住呼吸,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3分钟后,掉深终于停止。紧接着,潜艇在悬停10余秒后,深度计指针缓慢回升,艇体开始上浮。

因主机舱大量进水,潜艇出现大幅尾倾,舱室内连人都站不稳,大家死死坚守在战位上,按照指挥员的指令,向艇艏压水,向艇艉压载水舱供气,调整潜艇姿态。

潜艇上浮,速度越来越快。最终,像一头巨鲸跃出海面。

“从潜艇掉深进水到安全脱险,我们把握住了最关键的3分钟,在这场与死神的较量中,全艇官兵直面生死,沉着冷静,正确处置,成功闯过了鬼门关。”王红理说。

像这样的生死考验,372潜艇官兵不止一次经历。在几年前的一次海上昼夜航行训练中,该艇主电机过热冒烟,险些酿成火灾,电工班长黄家兴见状迅速冲上前切断电源,确保了装备安全。

支队组织大深度水下快漂试验,舵信兵王元元主动请战,出舱上浮时快漂服与氧气管意外缠绕在一起,人被悬在深海中进退两难。在身体承受5个多大气压力的情况下,稍有不慎,就有生命危险。他从容不迫,采取应急自救措施后成功脱险。

“干过潜艇的人都知道,潜艇有三怕,一怕掉深,二怕进水,三怕起火。这三种极端情况372潜艇都经历过,特别是此次在已经形成掉深惯性、舱室进水、失去动力的情况下,两种最危险、最难处置的险情叠加,对艇队官兵来说的确是一场生死考验。”随艇执行任务的海军司令部参谋马泽说。

了解372潜艇成功处置险情的经过后,潜艇艇长出身、在潜艇部队任职30多年的海军潜艇学院院长激动地说:“面对如此复杂、如此严峻的险情,372潜艇官兵能够成功处置,怎么评价都不过分。这是一次生与死的较量,也是一个成功处置潜艇险情的范例,完全可以进入教案、进入课堂,使之成为海军潜艇部队一笔宝贵的经验财富。”

问苍茫大海,谁主沉浮?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372潜艇官兵临危不惧、处变不惊,创造了一个力挽狂澜的水下传奇,奏响了一曲雄浑壮美的强军凯歌。

出航即出征,下潜即战斗。作为遂行特殊作战任务的水下奇兵,宁可牺牲生命,也要完成使命——

在进与退的抉择面前,他们义无反顾知难勇进

重大险情得以排除,绝境逢生的372潜艇官兵又面临艰难的抉择——是申请返航、等待后方救援,还是继续执行任务?

“当时,潜艇虽然成功脱险,但装备受损严重,特别是主电机无法修复,潜艇机动能力受限。而后续任务时间漫长、情况复杂、充满变数,可以说挑战巨大、困难重重。”在常人看来,刚刚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官兵身心俱疲,请示返航似乎成了最合理、也是最保险的选择。

何去何从?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海上临时党委书记、指挥员王红理。

此时的王红理,比平时更加沉着镇定。他心里清楚,作为海上最高指挥员,自己下达的每一个命令、作出的每一项决定,都将直接影响到官兵士气和上级决心,关系到潜艇安全和战友安危,甚至关乎国家、军队和海军的声誉,必须慎之又慎。

这是王红理30年军旅生涯中面临的最艰难抉择。他召集有关人员了解情况,研究对策,经过冷静分析,决定当务之急先解决好两个问题,一是恢复潜艇动力,二是使潜艇具备水下潜航能力。

官兵们迅速行动起来,全力以赴抢修受损设备——

为了排除设备故障,动力长肖亮3次累倒在现场并抽搐甚至休克,军医每次给他灌生理盐水,补充微量元素,都得把嘴掰开才行。每次刚刚恢复清醒,肖亮就直奔战位,别人劝他休息一下,他用嘶哑的嗓子说:“就算是倒下,我也要倒在战位上!”

为了尽快疏通排水管路,舱段兵邹晓波连续6次潜入管路交错、混杂着油污和杂物的舱底水中,嘴唇被冰冷的海水冻得发紫,还呛了几大口又脏又臭的污油水,但他硬是用手一点一点把堵在排水口的残渣掏除干净。

为了保证正常的充电充气,轮机技师周军生冒着50多度的高温守护着柴油机,汗流浃背,衣服结上厚厚一层白色盐渍。

无论干部战士,不分职务高低,大家争分夺秒地一遍遍擦干电气设备上的海水;用抹布一点点地将舱底角落里的积水吸出来,用蒸馏水、酒精反复清洁受损电器设备,用吹风机烘干成百上千条线路……

“大家都在拼命干活,不时有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经过10多个小时的连续奋战,随着控制箱、滑油泵、空气压缩机等主要设备故障的修复,水下航行能力的恢复,王红理心里越来越有底。

“航行条件基本具备了,其他设备也在恢复之中。我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