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国际>>国内

“八一勋章”英模风采

2017-07-29 10:29:03 来源:新华社

麦贤得 意志坚强、不怕牺牲的钢铁战士

18岁那年,麦贤得参军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海军战士。

1965年“八六”海战中,时任南海舰队某水警区611艇机电兵的麦贤得,在头部中弹、脑浆外溢、神志半昏迷的情况下,坚持战斗长达3个小时,与全体参战官兵一起,击沉来犯国民党军舰“章江”号,被誉为钢铁战士,成为全国学习的模范。1966年2月23日,国防部授予他“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共青团中央授予他“模范共青团员”称号。

1965年8月6日凌晨,新中国成立后规模最大的一次海战正式打响。战斗中,参战611艇后左主机突然意外停车,艇上机电兵麦贤得立即跑去帮助启动机器。一块高温弹片打进他右前额、一直插到左侧靠近太阳穴的额叶里。经过简单包扎的麦贤得又以惊人的毅力站了起来,在黑暗中坚强地回到了自己的战位。麦贤得一颗颗螺丝、一个个阀门、一条条管道地检查。最后,使损坏的推进器复原,保证了机器正常运转和舰艇安全。

经过4次脑手术,麦贤得脑颅中的弹片终于被取出,如今他已年过七旬。

马伟明 心系强军、锐意创新的科研先锋

1978年,马伟明被海军工程学院(海军工程大学前身)录取,并在毕业3年后重返母校攻读研究生。从此,痴迷于电机领域前沿研究的马伟明,在科技兴军的征程上奋起直追、弯道超越,完成了从“跟跑者”“并行者”到“领跑者”的转变,为我国锻造出一件件制胜深蓝的国之重器。

20世纪90年代初,马伟明带领课题组,成功研制出带整流负载的多相同步电机稳定装置,发明了带稳定绕组的多相整流发电机,从根本上解决了“固有振荡”这道世界性难题。他又先后研制出世界首台交直流双绕组发电机系统和高速感应发电机系统,确立了我国在舰船发供电系统领域国际领先的地位。

2001年,41岁的马伟明当选中国工程院最年轻的院士。

舰船综合电力系统,是舰船由机械推进向电力推进转变的一次技术革命。10多年前,国外的技术路线是中压交流。经过反复研判,马伟明提出了中压直流技术路线,硬是将这一世界公认的核心重大技术难题成功解决。近几年,马伟明带领团队在电磁发射技术领域取得全面突破。

李中华 挑战极限、勇争第一的试飞英雄

李中华从事试飞工作23年,先后经历空中特大险情5次、空中重大险情15次。

国外研制新型战机,新品采用率通常不超过30%。而面对新品采用率远高于这一比例的歼-10战机,不是仅靠勇敢就可以征服的。

李中华一头钻进集多项高新技术于一体的新型战机的每一个技术环节。努力使自己成为部队飞行员与飞机设计师之间沟通的纽带。

可以“飞出与计算机模拟一样完美曲线”的他,迅速成为飞机设计和试飞专家眼中“会飞行的工程师”,极大地推动了歼-10战机及其他新型战机的试飞进程。

1997年9月,李中华奉命和他的老搭档李存宝驾驶变稳飞机,模拟歼-10战机起飞、着陆时的飞行控制率。然而,在飞机下降到距地面只有1米的高度时,飞机意外发生振荡。关键时刻,李中华丝毫不乱,果断地告诉后舱的李存宝:切断变稳系统,用原机的操纵系统复飞。飞机着陆后,李中华直率地提出这型飞机的纵向操纵增益过大,也就是飞机操纵起来过于敏感,建议设计者至少将增益减少三分之一。设计人员却认为,操纵灵活正是这种飞机的优点所在。整整2天,从飞行曲线和飞行参数论证到地面模拟试验,设计部门最终采纳了李中华的意见。

正是依据李中华和他的战友们从死神手中拿回来的数据,设计人员一步步使歼-10战机的多项性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王忠心 建功基层、爱岗敬业的优秀士官

火箭军某旅技术营班长、一级军士长王忠心,大家都敬佩地称他为“导弹兵王”。

有这样一组数据记录着他的价值:当兵31年,扎根一个连队29年,当班长28年,多次受到习主席接见,光荣当选为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熟练操作3种型号导弹武器,精通测控专业全部19个号位,实装操作上万次,无一差错;参与执行重大任务28次,操作和指挥发射多型号导弹武器,发发命中;培养和帮带出200多名技术骨干,40多人进入火箭军和基地技术尖子人才库……

2007年秋,王忠心所在部队挥师西北,执行实弹发射任务。在发射前的一次重要分系统测试中,一个信号指示灯一直没有显示。眼看发射窗口越来越近,紧要关头,王忠心临危受命,带领技术组排除故障。只见他迅速打开相关的4张电路图,一边沿着线路推演,一边飞速地剔除着各种“不可能”。一个多小时后,王忠心把故障锁定在一块电路板上。一查,果然是这块电路板上一个电容被击穿了。换上新电容,指示灯显示正常。几天后,一枚新型导弹在西北戈壁腾空而起,直冲云霄,打出历史最佳精度。

成功并非偶然。为啃下电路图这块“硬骨头”,他把十几米长的图纸化整为零,反复默画背记;为提高实际操作技能,他每次训练都一丝不苟,仅一个电缆插拔动作就练习上千次。王忠心终于成长为旅里有名的“活电路”“排障王”。

景海鹏 矢志报国、逐梦太空的英雄航天员

1998年1月进入北京航天城时,景海鹏已经31岁,不仅要在5年内学完物理学、天文学、载人航天技术等30多门学科课程,还要进行8大类上百个课目的专业技能训练。艰辛的磨砺和严格的锤炼,让他一步步完成了从飞行员向航天员的蜕变。

2008年9月,景海鹏在与战友执行神舟七号载人飞行任务时出现意外情况。乘组在按预定计划开启舱门时,却丝毫没有反应。而此时,飞船即将飞出测控区,必须尽快打开舱门,在下一个测控区完成出舱活动。景海鹏他们用辅助工具撬了2次,刚打开一点缝隙,强大的压强又把舱门紧紧吸上了。这时,他们拼尽全力,用力一拉,终于打开了连接浩瀚太空的舱门!

已两度飞天的景海鹏并未停止高标准学习训练的步伐。2012年神舟九号任务结束后,4年的时光在景海鹏从未间断的勤学苦练中匆匆而过,等到2016年神舟十一号任务进入人们的视野时,即将50岁的他顺利入选飞行乘组。

景海鹏坚定地表示:时刻准备再上一次太空、再当一回先锋、再打一场胜仗,努力为建设航天强国和世界科技强国奋斗终生!

程开甲 忠诚奉献、科技报国的“两弹一星”元勋

1964年10月16日下午,程开甲静静地坐在试验场主控站里,表情从容。15时,突然,一道刺目的强光划破世界东方的天宇;随之,一声山呼海啸般的巨响从罗布泊深处传来。很快从各测点不断传来数据,一切正如程开甲所预想的那样,原子弹准时爆炸,试验成功了。

程开甲,1941年大学毕业,5年后远赴英国留学。1949年回到了祖国。他先后任教于浙江大学、南京大学。对我国固体物理的教学与科研起到了重要作用。1956年,程开甲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20世纪60年代初,程开甲被调到当时的二机部核武器研究所。

在钱三强的具体指导下,程开甲起草了首次核试验测试总体方案,并在中央各部委和国防科委的支持帮助下,组建起相关学科、专业配套的核试验技术研究所。

作为核试验技术总体负责人,程开甲心中只有试验任务,常常不顾生命危险。“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国家强起来,国防强起来。”正是怀着这赤子之心,程开甲两易专业方向,奉献大漠20多年,苦干惊天动地事,甘做隐姓埋名人。

在庆祝建军90周年之际,程开甲迎来了99岁生日。

韦昌进 视死如归、血战到底的战斗英雄

2017年7月上旬,在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征兵办公室,一位戴着眼镜的军人,正与准备应征入伍的青年们交流。他,就是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的韦昌进。他,身残志坚,身上还留有4块无法通过手术取出的弹片;左眼受重伤被摘取,安装了一只义眼,右眼视力也很差。

上世纪80年代中期,韦昌进在边境自卫防御作战中的一句“向我开炮”,让无数敌人闻风丧胆,让中华儿女为之骄傲。

1985年3月,他随部队参加边境作战。7月19日凌晨,敌军以2个营加强1个连的兵力,向韦昌进坚守的阵地猛烈进攻。激战中,他被弹片击中左眼、穿透右胸,仍强忍剧痛坚持战斗。

当身边的4位战友相继倒下后,他毅然用报话机向上级呼喊“为了祖国,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向我开炮啊!”用生命引导炮兵先后打退敌军8次连排规模反扑,独自坚守战位11个小时,牢牢守住了阵地,被媒体和官兵誉为“活着的王成”。

战场归来,不改本色。调任现职枣庄军分区政委后,他半个月就跑遍了8个单位,研究单位全面建设情况。

王刚 赴汤蹈火、冲锋陷阵的反恐英雄

天山山脉,冰峦环峙,群山突兀。

突然,一阵清脆的枪声在深山雪原处响起。

“注意隐蔽,快速接近!”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一队全副武装的特战队员呈战斗队形向目标点搜索前进。谁料,没走几步,一梭子弹迎面射来……

这是一次生死较量的反恐战斗。这名指挥员就是素有反恐勇士之称的武警新疆总队某支队支队长王刚。用官兵的话说,王刚的威名是战场上打出来的。

从战士到干部、从排长到支队长,当兵26年来,王刚始终奋战在反恐战斗最前沿,先后经历15次生死战斗,荣获15枚军功章,荣膺第十九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

他所带官兵有百余名在反恐战斗中荣立一、二、三等功……成为令暴恐分子闻风丧胆的“反恐尖刀”。

任中队长时,他圆满完成捕歼战斗;任大队长时,他多次带领官兵完成抓捕战斗;任副支队长时,他指挥官兵成功处置多起暴恐事件;任支队长时,他指挥官兵打赢了高原山地围剿战斗。

冷鹏飞 冲锋在前、英勇果敢的战斗英雄

1933年,冷鹏飞出生在湖北省浠水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56年,冷鹏飞实现了当兵的愿望。1959年,冷鹏飞通过刻苦自学考入当时的解放军防化兵学校。军校毕业,被分配到原部队任侦察排长。2年后,他走上了连长的工作岗位,后又被破格提拔为营长。

1969年3月2日,敌军悍然入侵我领土,我军被迫进行自卫还击。时任营长的冷鹏飞所带部队就在前沿阵地,他积极组织准确有效的炮火反击。在上级统一指挥下,与兄弟部队一起击退了来犯之敌,取得了首战胜利。3月15日清晨,敌军又一次侵入我边境。冷鹏飞闻令带一个加强排迅速登岛,指挥岛上我军部队共同歼敌。

战斗中冷鹏飞左小臂中弹折断,仅靠一点皮肉与上臂连接。他侧卧在雪地上继续指挥战斗,最后在上级多次催促下,才将岛上的指挥任务交给了友邻部队同志。

在这次自卫反击战斗中,冷鹏飞指挥守岛部队与敌军激战9个小时,顶住了6次炮袭、3次进攻。1969年7月30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授予他“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印春荣 独具虎胆、出生入死的缉毒英雄

云南与毒品泛滥的“金三角”毗邻,既是阻击境外毒品内流渗透的西南门户,也深受毒品侵害。

在缉毒斗争中,印春荣数百次深入形势最复杂、毒情最严峻的边境一线,一次次把贩毒分子绳之以法;凭着非凡的胆略和过硬的本领,数十次面对毒贩枪口,30多次乔装打入贩毒集团内部卧底侦查。

2002年5月,印春荣乔装成“马仔三哥”与毒贩见面,对方不仅枪不离身,还有保镖护卫。他与毒贩斗智斗勇,最终与战友一道将2名毒贩生擒,当场缴获冰毒53公斤。

1998年以来,印春荣作为侦办主力,先后破获贩毒案件3234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246名,缴获各类毒品4.62吨、易制毒化学品487吨、毒资3520余万元,个人参与缉毒量创公安边防部队之最。

2014年,印春荣提任云南省普洱市公安边防支队支队长。在印春荣带领下,普洱边防辖区治安案件发案率比3年前下降67%,刑事案件发案率下降40%,地方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满意度达100%。

图片新华社发 据新华社北京7月28日电

责任编辑:赵耀光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