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国际>>国内>>

爱国情·奋斗者|“杀出血路”才有今天安稳好日子

2019-03-23 09:40:22 来源:深圳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叶煌桂

 深圳新闻网2019年3月19日讯如果在深圳地图中搜索“径肚”村,导航会把你带到如今梧桐山隧道一侧的桐馨园小区一带。而在驱车进入隧道之前,还会看到一座“径肚跨线桥”。

 对于大多数深圳人来说,这却是个陌生而遥远的名字。径肚村原是莲塘辖区的一个自然村,也是在“大逃港”中“消失”的村庄。

 叶煌桂是原莲塘生产大队大队长、长岭村村支书,在长岭村出生长大,今年已经88岁高龄。日前,记者几经周折在他位于莲塘长岭的家中见到了他。老人一头白发,思维清晰。提到径肚,他很快打开了话匣子。

 “土改以前径肚有21户,逃港后只剩下6户了。为了便于管理就从径肚都搬到了我们长岭,径肚村也就这样‘消失’了。”叶煌桂用浓重的客家口音告诉记者,当时深圳还没有建市,这里属于惠阳地区宝安县。在莲塘这边的深港边境线上,一字排开有10多个自然村,径肚和长岭是其中两个。

 “那时候边境线两边都是农田,村民们都通过过境耕作口去香港种地,一天能挣100多块钱。而在深圳这边只有一两块钱,相差100多倍。当时在大家的眼中,香港简直是一个富得流油、遍地黄金的地方。”巨大的贫富差距,加上只有一河之隔的便利,使村民们陆陆续续逃到香港。

 从1957年至1978年,广东发生多次“逃港”风潮。熟水熟路的莲塘人也有不少全家甚至全村出逃。叶煌桂回忆说,身为村里第一个党员和生产大队大队长,他还经常给村民们开会做思想工作,希望把大家留下来。“但是留不住啊,劳动力强的都跑了,去香港投奔亲戚找工作。在山边的路上,经常可以看到他们一路上留下的指南针和干粮。”也有人劝叶煌桂走,但是他摇摇头拒绝了。“如果我也走了,村里就更没人了。那时候我想,苦日子会过去的,我们的生活有一天会改善的。”

 叶煌桂的梦想变成了现实。1978年12月18日,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1983年10月,莲塘生产大队设立行政村。1992年,深圳经济特区实施农村城市化,莲塘也成立了4个城市居委会及莲塘实业股份公司。在这个过程中,伴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莲塘人抓住改革机遇,利用地处深港边境的特点和条件狠抓发展,由生产责任制到“大包干”,由以往的耕田种地农业为主逐步过渡到工业和商贸服务业全面发展,村民们终于过上了安稳的好日子。

 “改革开放以后,许多逃到香港的村民都很羡慕我们。”叶煌桂告诉记者,当年逃到香港的乡亲们,有的在改革开放后就回来定居了,还有一些叶落归根,选择回到莲塘来养老。如今,叶煌桂和老伴住着二房一厅,名下的其他房产则对外出租。和其他股民一样,他们每个月都有固定可观的房租收入,每年还都有集体分红。村里环境优美、经济繁荣,多次荣获“广东省卫生村”、“深圳市文明单位”等称号。

 经历多年风风雨雨,叶家以前居住的瓦房祖屋没有拆掉,与新建的楼房一起保留在长岭村。叶煌桂对记者说,几十年来,他已经形成了习惯,每天都要到瓦房祖屋去走走看看。3个孩子也都在长岭,一个孙女还考上了广州的大学。“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没有当初杀出的一条‘血路’,就没有我们今天不愁吃不愁穿的生活。这是我的心里话。听说深港跨境的莲塘口岸也要在我们家门口修起来了,我很期盼这一天。”(记者冯庆)

责任编辑:史艳泽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