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国际>>新闻头图>>

我在现场|在首尔幸福百货停下车,买口罩的长队让我一眼望不到尽头

2020-03-19 15:11:20 来源:新华社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提笔之时,韩国疫情已不如一个多月前那样占据国内热搜主要话题。驻韩两年多来,我经历了不少重大事件,但报道工作与自己的驻韩生活如此紧密相关,这还是头一回。

韩国首例确诊病例出现在1月20日。当时,我在墨尔本报道澳网,主要关注点并没有放在这件事上,反而是武汉封城的消息令我每天都为国内的疫情揪心。

2月4日,我自澳大利亚返程。就在当天,韩国政府开始限制所有14天内到访过湖北的外国人入境。因为我不是从国内赴韩,所以在仁川机场顺利入境,回到首尔。

◇2月6日,在韩国首尔,中国组合王诗玥/柳鑫宇(左)参加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冰舞韵律舞比赛。

◇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举办期间,组委会要求所有入场人员在进场前填写健康调查问卷并佩戴口罩。媒体中心为记者们准备了口罩、免洗洗手液、消毒湿巾和一次性手套等用品。这是我在韩国疫情开始后参与报道的最后一场体育赛事。

可以说,当时韩国国内的氛围没有那么紧张。事实也证明,在2月18日韩国第31号确诊病例在大邱被发现之前的近一个月内,韩国疫情防控形势尚算平稳。在首尔街头,人们不戴口罩的情况反而有所增加。

◇2月18日,首尔市政府大楼大屏幕播出为中国加油的视频。当时人们还不知道,韩国也将从这一天开始遭遇病毒的大侵袭。

第31号确诊病例的出现改变了一切。自那日起,韩国的疫情发展急转直下。2月23日下午,韩国总统文在寅宣布将新冠肺炎传染病危机预警级别上调至最高的“严重”级别,大幅强化防疫应对体系。 

◇随着疫情恶化,甚至韩国部队中也出现多个确诊病例之后,韩国民众明显提高了警惕。无论是地铁、公交、便利店,还是随便走在街上,几乎人人又都重新戴起了口罩。

大邱和庆尚北道的大规模聚集性感染将韩国的疫情带出了“打仗”的节奏,韩国一跃成为除中国外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甚至身在武汉一线的同事都发来信息让我注意安全。事态的发展是如此迅速,而我能做的,就是用手中的镜头,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2月23日下午,文在寅宣布将新冠肺炎传染病危机预警级别上调至最高的“严重”级别。当天,我在首尔的中央政府大楼附近拍摄,可以感觉到整体的氛围已经很紧张。

◇2月26日,在韩国首尔,街边悬挂着政府禁止集会的海报。从2月21日开始,首尔市就已经开始禁止大规模集会活动。

疫情对韩国旅游业产生了很大冲击。平时熙熙攘攘的景福宫、光化门一带,游客骤减,而租赁韩服的商家即使打出了打折信息依然生意惨淡。

◇2月21日拍摄的首尔光化门。

◇2月26日,人们从首尔一家韩服租赁店旁边经过。

◇2月26日,在首尔景福宫附近,身着韩服的游客们在等待过马路。

◇2月26日,首尔钟路区一条美食街行人稀少。

毫无疑问,冲击的影响是巨大的。以中国人来首尔必逛的明洞为例,客流量大幅减少,许多店面空得只剩工作人员。

◇2月27日,明洞一家饰品店的工作人员在整理货架,店里没有顾客。

◇2月27日,明洞的商家在招揽顾客。

◇2月27日,明洞的商家张贴出打折信息。

值得庆幸的是,韩国的物资供应还是很充足的。超市里秩序如常,没有发生哄抢食品和生活用品的情况。除了口罩,诸如消毒湿巾、免洗洗手液和一次性手套等防疫用品都可以买到。

我想,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忘记2020年这个初春首尔街头购买口罩的长长队伍。那是在幸福百货木洞店门口,我停车下来,身前排队的人群一眼望不到尽头。每个人都戴着口罩,一点点地向前移动,只为购买限量出售的口罩。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那些要从国内给我寄口罩的亲朋好友,想起同样经历着疫情的国内同胞。

◇3月3日,人们在韩国首尔的百货商店外排队购买口罩。

◇3月3日,在韩国首尔一家百货商店的口罩售卖现场,工作人员为已经购买口罩的顾客作出标记。这家百货商店允许每人购买五只口罩。

如今,祖国各地已经陆续迎来春天,我想这里的春天应该也不远了吧。借用小时候学过的一句英文谚语,better late than never(只要开始,虽晚不迟/编者注),不是吗?

◇新华社首尔分社记者王婧嫱在首尔梨泰院街头采访拍摄。

图文/王婧嫱

编辑/刘金海

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孙玉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